把假睫毛卸了,口红擦了,胸勒平了,才算不糊弄观众的女扮男装

分类:娱乐风向/ /1000 阅读

男扮女装或者女扮男装,是影视剧中屡试不爽的桥段,但往往演员的反串不尽如人意。

就拿女扮男装来说,这些年来常常有非常敷衍观众的影视片段,一方面来说造型师不舍得下功夫,另一方面,很多女明星都有偶像包袱,放不下身段去把自己弄得太像男人。

比如鞠婧祎在《漂亮书生》里的男扮女装,化着精致的妆容,大红唇、假睫毛、厚重的粉底一个没有少。扎了个丸子头,留了两缕与众不同的人刘海,站在男孩堆里比别人矮了整整一个头,就敢说自己是男孩了。

不知道是她的同伴瞎,还是当观众瞎?

angelabay在《云中歌》里饰演女主云歌,因为太过漂亮,孟珏让她扮上男装,避开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

可把头发束起、贴个假胡子就是男人了?大红唇、腮红、假睫毛哪个男人会用?看不出来她不是女人的要挂眼科吧。

一切无法从妆容下手的反串,都是辣眼睛的。

唐嫣在《锦绣未央》里贴了个假胡子,但是妆容仍然是女性的妆容,该红的唇依旧红,该粉的脸颊依旧粉。

配上弱质纤纤的小身板,胸脯高高耸起,男主是怎么好意思说:莫非你是个女的?

请去掉“莫非”好吗?

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,统统都是掩耳盗铃,更可怕的是其他的角色看到他们的反串还要一本正经地假装震惊。

当然,有让人忍不住吐槽的女扮男装,就有走心的。

比如最脍炙人口的反串,叶童在《新白娘子传奇》里扮演的许仙。

在出演许仙之前,叶童已经贵为金像影后。

那时候在港片里,她是留着大波浪卷发,化着烈焰红唇,穿着吊带裙的性感小姐姐。

但是演许仙的时候,她是完全摈弃了之前留下的荧幕形象。

剧中她穿着男人才会穿的粗布衣衫,脸上看不出来什么脂粉,唇色自然,加上她脸部骨骼比较明朗,分分钟就有清秀而温吞的书生韵味。

她的许仙扮得入木三分,在那个信息不发达的年代,很多人以为她就是一个长得比较秀气的男演员。

以至于后来在《倚天屠龙记》里看到她演赵敏,怎么也无法接受一个男人来演倾国倾城的小郡主。

跟叶童一样被观众误会成男演员的,还有扮演《莲花争霸》里的反派白玉川的塔琳托娅。

90年代,大多数家庭的电视机还是在屋外摇天线收讯号的那种,高清度一般,能看的频道也很少,新加坡的这部《莲花争霸》被引进播出后万人空巷,白玉川的形象也深入人心。

塔琳托娅身材高挑,仪态绝佳,刚出场一个背影就给人一种江湖侠客的感觉。

她一袭白衣,皮肤黝黑,完全抛开了女人柔美的姿态,以阳刚的形象让观众对她雌雄莫辨。

更加让人服气的是,给她的配音也用的男声。

启用男声配音,应该是为了体现白玉川后面练了莲花宝典变成女人后的反差。

实际上,她后面变了性别确实很漂亮,前后反差惊人。

演男人玉树临风,演女人风姿绰约,这才是真正的可盐可甜吧?

或许是白玉川演得过于真实,已经扎根于观众心中,后来她在别的古装剧里扮过美人,但依稀之间总有一种她是男扮女装的感觉。

男装女装都无违和感的还有粤剧女演员盖鸣晖。

盖鸣晖是鸣芝声剧团的文武生,后出演过《寻秦记》《封神榜》等电视剧。

演男人时,她肩背挺得笔直,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稳重感,不管是长相,还是气质,都有一种翩翩公子的气度在。

因为本来就是武生,扮男人对她来说是本行,眼神、肢体动作都几乎可以做到以假乱真。

除了个头上的不足,基本上挑不出来什么毛病。

而扮起女人来,她也可以明艳动人,TVB版《封神榜》里的女娲娘娘就是她扮演的。

很多小演员在反串这一块,有着比成年演员更高的专业度。

周星驰的电影《长江七号》里,徐娇扮演的周小狄在剧中是周星驰的儿子,很多观众把整部片子看完都没有对徐娇的性别产生怀疑。

后来得知她其实是个女孩,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。

许是入戏太深,后来她穿回女装的时候,还有一种“女装大佬”的感觉。

更让人惊讶的是,影片中周小狄的富二代同学陈俊生,梳大背头、戴墨镜的那个小男孩,其实也是一个女孩演的。

扮演者黄蕾跟徐娇同岁,如今也是快30岁的大姑娘了。

《小李飞刀》里的“坏小子”龙小云,也困扰了观众很多年,扮演者张辰是地地道道的山东姑娘,跑到台剧里扮演男孩子,让很多人误以为她真的是个小子。

当然,10岁以下的小孩还没有那么强的性别特征,反串起来难度相对没有那么高。

而成年女演员若要把男人风流倜傥,需在妆容、言行举止等多方面下功夫。

这一点张雅钦在《少年游之一寸相思》里做的就很好,她穿上女装,戴着的面纱缓缓落下,一张清纯的脸蛋出现在观众视野。

而她扮男装花了心思,肤色黑了几个度,穿着粗布衣衫,整个变成了一个糙少年。

看到角色前后的反差,很多观众不可置信地去翻演员表,以为这两个人是换了演员演出来的效果。

尤靖茹在《女世子》里扮演一个从小被当男孩养大的世子也活灵活现。

尤靖茹本身长得就有几分英气,角色为了自掩身份,每天都用白布裹胸,把胸勒平,让女性特征不那么明显。

当她用发冠将头发高高束起,穿上男人的衣袍,甚至比内娱那些脂粉气十足的爱豆还阳刚。

他模仿男人的神情举止也是模仿的模仿得惟妙惟肖,丢在男人堆里,扫眼一看真的没有什么另类感。

细看她的妆容与男人无异,剑眉星目,肤色也没有用胭脂水粉搞得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个女孩,摈弃精致,做到了神似形似。

90后邢恩也是一个女扮男装出圈的女演员。

2019年林依晨主演的《小女花不弃》中 ,她饰演的莫若非玉树临风,因为女主林依晨身材娇小,而她又有173cm,两人有着身高差,莫名有几分CP感。

前期莫若非人设也是男友力max,非常吸睛,以至于后来她换成了女儿装,反倒让观众有一种她是男扮女装的错觉。

大概“女扮男装”的最高境界就是,当演员换上女装时,有一种“男扮女装”的感觉吧。

这个小姐姐戏外也是很飒的那种,留短发、穿中性风的服饰、打篮球,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帅气。

《庆余年》里北齐皇帝战豆豆也是近几年来一个反串比较成功的角色。

95后女演员刘美彤在剧中英姿飒爽,颇有王孙贵胄的英气与贵气。

而扮上女装,她又可以清新淡雅,少女感十足。

能在少年感和少女感之间来回游走的演员,内娱一个巴掌数得过来。

不只是国内的女演员会遇到女扮男装这样的桥段,蒙古电影里也有这种梗。

2016年上映的电影《黄金宝藏》里,摔跤冠军策本苦于没有儿子继承他的荣耀,妻子接连为他生了三个女儿,于是第四个女儿“泰平”出生时,他和妻子决定把她当儿子养。

泰平从小在男人堆里穿梭,发育之后被裹胸,久而久之真的让草原上的人都以为她就是一个男孩。

而她虽然瞒过了大家,却十分渴望穿上女装,以女儿家的身份生活。

直到一次意外,他们家的死对头发现了这个秘密,两人不打不相识,最终相爱了,她也终于可以穿上花衣裳做自己了。

演员非常用心,扮男孩的时候剪寸头,皮肤是黝黑的草原肤色,站在对手演员面前没比这个男演员白多少。

当她换上女装,看着仍然像个毛头小子。

看完这部电影,不少观众去搜索了演员信息,想知道她到底是男演员还是女演员,扮演者Ganchimeg·Galdan其实是个美人,不仅脸蛋漂亮,身材也非常好。

只能说,她为了这个角色付出了很多,效果也十分震撼。

反串这种事,演员用不用心观众一眼就能看穿。

那些有偶像包袱,连脂胭水粉都不敢放弃的,别侮辱观众了。


用户评论

 正在加载

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

Copyright © 2024 神州影院(www.szjyyd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

顶部
统计代码